欢迎来到深圳市海纳特教集团-儿童心理教育中心 网站地图| 全部分类标签

演员的诞生,患有自闭症的演员是如何演戏的?-海纳特教集团,语博士,醒目仔!

深圳海纳特教集团

儿童心理教育中心

演员的诞生,患有自闭症的演员是如何演戏的?

0

    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深夜小狗神秘事件》曾获托尼奖最佳话剧奖,这部剧的主人公克里斯多弗是一位身患自闭症却极富数学天赋的少年。今年秋天,演员米基·罗(Mikey Rowe)将在美国印地安纳州剧院和雪城剧院的舞台上诠释这个角色。和其它扮演“克里斯多弗”的演员不同的是,米基·罗自身就是一名自闭症患者。今天,就一起来听听他对于表演的感触吧!

文 | 米基·罗

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在无比美丽的印第安纳话剧院IRT)和雪城剧院与莉莎·布莱宁(Risa Brainin)导演合作,并且代表自闭症社群出演克里斯托弗·弗兰西·斯布恩这个角色。听到这里你可能会问,自闭症患者在传统戏剧中能做什么呢?我也经常会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在戏剧这个领域里,我的“弱点”恰恰会是我的长处。

如果你在街上见到我,我十有八九会带着耳机走路。我基本上永远只穿着一件蓝色的V领T恤,这样衣服的领口就不会碰到我的脖子。同时不管外面有多冷,我都不会穿大衣或者任何厚衣服,我妻子都快被我的这个习惯气疯了。我很晚才开始说话,但是我自创了一套非常细致完整的手语用以交流。整个小学时期我都在看语言心理医生,中学时期我则一直在接受作业治疗。

自闭症会造成视力与听力的损伤,而我因为它近乎失明。所以当我刚开始彩排接触剧本的时候,总会发挥不出百分百的表现。但如果在面试前能让我有几天的准备时间,我总会脱稿背下来所有的台词。为了能看见,就像我在读书时期放大课本和试卷一样,我会把剧本字体放大两倍。

米基·罗的《深夜小狗神秘事件》剧本

图源:rowemickey(Instgram)

第一次剧本朗读时,我经常会偷偷地把手机藏在口袋里,录音记下全剧本,这样我就可以靠听录音来学习背诵我的台词。通常我只能连续用眼十五分钟,之后就需要休息眼睛。正因为我眼睛的不适,我背台词永远是最快的,往往在第一次彩排前就会全部脱稿。

自闭症患者们其实每天都生活在编排好的剧本里。日常生活中,我们会在脑海中像写剧本一样先预测出该说的话,再照着它们读出来。我们作为自闭症患者,就是需要让你们相信我们说出来的话都是即兴想到的,我们之间的对话都是第一次发生的。这些正好与我作为一个演员的职责完全重合。

工作中的米基·罗

图源:rowemickey(Instgram)

比如在咖啡厅里:

我:嗨,今天还好么?(笑)请给我一个小杯的咖啡,谢谢!(如果当时的对话需要再说几句)今天忙么?

咖啡师:(说她任意想说的话)

我:啊是嘛?忙点儿好还是不忙好呢?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

永远照着剧本进行,人生会简单非常多。

米基·罗出演话剧

《Things I Never Told My Father》

或者在假装扮演《李尔王》中的埃德蒙

“为什么我要受世俗的排挤,

让世人的歧视剥夺我应享的权利,

只因为我比一个哥哥

迟生了一年或是十四个月?…”

这两段对话对我来说真的没有区别,都是我学过背过的台词,都是我经常说的话。但我会让你相信这些对话都是我,为这个特定的时刻,自己想对你说的话。

米基·罗出演话剧

《The Connection》

从表面看来,种种这些特性可能都让我不能成为一名演员。但是表演本来就是一分为二两极分化的,在安全保险和危险不确定中摇摆,在已知和无知中晃动,在无趣和兴奋中变化。

我与众不同的地方与传统演员的属性非常不一样,但也正是这些不同在舞台上创造出了戏剧奇迹。如果表演内容太过平凡舒适,观众们反而不会想看。所以任何演出都需要在平凡的舒适和不同凡响的风险中找寻平衡点。在搬一架大三角钢琴的时候,需要用绳索把它晃晃悠悠地从窗户里降下来放到卡车的后备箱里。而这个过程中,人们的眼光总会黏在绳索里的那股紧绷的力量上。在戏剧里,每场表演就好像是那段绳。表演让不可思议的事情看上去简单容易又优雅,它让观众们沉浸在表演者的每个思想转折和动作变化里。当这段绳索松下来的时候,表演也就结束了。

米基·罗出演话剧

Out of Surface

同样,我运用起了自己身上的对立面。我的表演即需要有足够的力量让观众信任我来引导和控制他们,又需要体现出足够的脆弱和不安让观众能从中读懂我的中心灵魂。表演中的力量和观众对我的信任是可以从天赋,学习和训练中获取的,那么当中的脆弱就需要从生活中的挑战中炼取。这两项表演者缺一不可。自闭症让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脆弱,所以在表演出这种不安对我来讲不是问题。

除了脆弱,自闭症同时也给了我一种全新的思考角度:一双全新的眼睛,一个全新的脑子。作为一个自闭症患者,我确确实实地有着不同寻常的脑回路。

米基·罗出演莎士比亚话剧

《爱的徒劳》

很多人会问我这个表演会不会要求很高的体力来完成。个人来讲,我很喜欢肢体活动,尤其是像跳舞和杂技这样的运动。半数的自闭症患者做肢体运动会有困难,另一半正好相反,会非常渴望得努力做运动。我就属于爱运动的这一半,这也就是为什么《深夜小狗神秘事件》这部剧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都迫不及待得要跟这部戏的编舞玛丽埃尔·格林利(MarielGreenlee)合作了,能跟她合作跳舞也是我对这部戏剧最期待的部分之一。(另外,我们不会为了我的特殊需求而对这部戏作出改变的,除了把剧本的字放大到18号字体以外。)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面对500或者2890位观众有任何困难。我们之间的角色异常清晰而有逻辑。我在台上,而你在台下看着我。我来扮演一个角色,而你正好期待和向往我演绎的这个角色。台上所有的对话都是被提前编写好的,并且编写得比我现实生活中的任何对话都要深思熟虑。比起台上,我更害怕发生在街上的对话——那些对话发生时的角色是不清晰的。

当然,时不时我还是总会遇到异常困难的事情。据调查显示,七个美国孩子中就会有一位患有某种发育困难,并且在美国残障人士是人数最多的弱势群体。根据2010年的数据调查统计,美国百分之二十的成人人口患有某种身心障碍疾病。就算如此,根据最近的一份鲁德尔曼家族基金会报告显示,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电视上的角色是身心障碍疾病患者。在2015年,残障人士们有着高达百分之十点一的失业率,是健康人群失业率的两倍。

这些数据意味着,当我们在电视,电影,或者舞台上看到的自闭症都没有了解它的根本,我们应该从生活中真正患有自闭症的成人身上学习并了解这个疾病。

这也就是为什么身患残障的年轻演员需要一个人来告诉他们:“如果你与众不同,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如果你有一些特殊的需求,那么加入戏剧吧!戏剧需要你!这个世界需要你!”

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这些身患残障的年轻人们:他们可以坦诚地站在台上,讲述自己最真实的故事。

本文部分翻译自Playbill网站文章"The First Actor with Autism to Play Curious Incident’s Autistic Lead Speaks Out"作者MICKEY ROWE